怀孕几个月可以同房

二级分类:

女儿,我为什么希望你生男孩儿

  女儿,我为什么希望你生男孩儿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29岁,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终于在三字头开始前成功将自己嫁了出去。出嫁前,母亲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:“有空你在网上找找,有没有什么生儿子的秘方。”

  我几乎是鄙夷地推开母亲,厌烦道:“哪有什么生儿子的秘方!再说都什么年代了,生男生女不都一样。”

  母亲欲言又止,讷讷道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我是不想孩子再受罪……”

  我“嘭”地一声甩上门,将母亲的声音隔绝在外。

  30岁,我放弃了家乡令人艳羡的工作,随老公北上。两人挤住在一间四、五十坪的房子里,房间几乎终年不见阳光。我工作不如意,数次想要读博回炉重造,每次都被老公强烈反对:“你去读博房租怎么办?钱从哪来?拿什么回家过年?还敢不敢要孩子?”我在老公的一声声质问中沉默,最终迎着第二天的阳光走向那份令我窒息的工作。如很多远嫁后受委屈的姑娘一样,我无处可去,我没有吵架的资本。

  31岁,我们已备孕一年了,但始终无法怀上孩子。上网查各种资料,找原因,测排卵,吃中药,试纸上的红杠依旧只有一条。周围的热心人每月都对我有所关切,亲朋好友的话题也离不开问询。领导时刻提防我休产假,每年都要言语敲打,一再跟人事说要招男士。当我神经质般测到排卵,拉着老公要求同房,老公摸到我肚子上因吃药而日渐膨胀的赘肉,疲惫又抱歉地说,对不起,我今天太累了。

  32岁,我终于怀孕了。还没来得及享受初次怀孕的喜悦,就被一系列检查搞得晕头转向。不敢频繁请假,只得跟要好的同事说声请她代为遮掩。想要利用周末去医院,排了一上午的队却只用了一分钟就从诊室出来,医生说:“你这个情况得找专家,专家周末不坐诊,记得下次工作日来。”回家的路上,我花钱给同事买了点儿小礼物,心里想着周几请她代班合适。老公又要出差了,临行前叮嘱我一定不能点外卖,再难受也要自己做点儿吃。我挑了最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,炒菜时的油烟味依旧让我干呕了好几次。

  女儿,我为什么希望你生男孩儿怀孕第10周,我流产了。我们的房租到期了,需要在一个月内搬离住处。老公一个人打包行李租车搬家卖旧家具忙到崩溃,看到昏昏欲睡毫无动作的我忍不住心生怨气:“你怀孕不能搬东西,连整理一下房间也不行吗?”我只好忍着巨大的不适起身帮忙。搬到新家的第一个周末,晚上我突然腹痛不止,立即见红。第二天去医院,医生说已经没有保胎的必要了。当天下午,子宫大出血,一阵一阵地鲜血汩汩而下,迅速地染红了裤子,我蹲在马桶上根本起不了身,恐惧地看到一团血肉随血流出。我崩溃地疯狂给老公打电话,老公却因为单位太远而无法马上赶回来。母亲隔着视频大声让我打120,我看着母亲焦急却无力相助的样子,第一次对当初的远嫁开始后悔。

  刮宫的疼痛让我撕心裂肺,虚弱的我出院回家,收到的第一个消息是单位对我的解聘通知。我躺在床上怔怔流泪,可看到住院费的那一刻又不得不强打精神来到电脑前,搜索各种可能的求职信息。已经连夜从老家赶来的母亲哀悯地叹气:“现在,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想让你生个男孩儿了吧。”

  是啊,男孩儿。

  如果我生下的是个男孩儿,他一定可以更自由地行走于世界,读他想读的书,追寻更远的远方。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儿,他不会在将近而立之年就被人称为“剩女”,不得不接受相亲市场的挑剔眼光。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儿,他不必忍受怀孕生子之苦,也不会因为性别而轻易在求职时被否定。

  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儿……

  我不愿再想,可我心底其实已经相信。生活向我昭示了它冰冷的近乎残忍的真相,我不知、也无从反驳。我曾在年少时高唱男女平等的赞歌,满心欢悦现代女性终于能够享有和男性同样自由的权利,但现在我才知道,我们从未真正拥有过平等。那些社会上普遍认为男人做是正常而普通的事儿,放在女人身上,有可能就是一场轩然大波。我们接受教育,我们努力工作,可人们赋予我们主要的社会角色,排在第一位的仍旧是妻子和母亲。我们由于自身天性,对孩子割舍不下眷恋与顾念,而这反倒成了社会剥夺我们继续工作的理由。而今,天生丽质也成了我们的原罪,不信你看,有多少吃血馒头的人在狂喊那些受到性侵的女女儿,我为什么希望你生男孩儿孩儿自身有罪?

  如今我马上就要33岁,网上依旧是每天被各种各样的新闻搅动舆论。一场性侵案,你看到的是道德沦丧,他看到的却是荡妇有罪。明明是司机犯下罪行,却有人批评女孩儿衣着不检点;明明是大佬闹出了新闻,人们却说这全怪妻子胸小而别的女孩儿胸大。你看她的相貌,你看她的衣着,你看她的胸器,你看她po的那些照片……女孩儿的一切都成了网民关注的焦点,调侃的对象。而对于男性,人们说,哎呀,这也难怪他。

  难怪?明明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儿,有什么难怪的呢?

  你只需把闭上眼睛,把当事的女孩儿想象成自己的女儿,然后,你大概就不会觉得难怪。

  又或者,你也可以到处搜罗秘方,争取将下一代生成男孩儿,那么你就可以尽情难怪。

  也许有一天,如果我还是生了个女儿,我也会像我的母亲一样对她满怀未卜先知的忧虑,劝诫她尽量生个男孩儿。

  但我更希望,有一天我能笃定地对她微笑,说:

  “女儿,生男生女,其实都一样美好。”

  女儿,我为什么希望你生男孩儿

  图片来自网络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粉钻女性网